追思欧阳中石先生

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» 追思欧阳中石先生» 怀念文章

追思欧阳先生||张忠义:崇德力行——深切怀念欧阳中石先生

张忠义:中国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、书画收藏委员会会长

 

  2020年11月,我因腰部扭伤卧床,5日早上,忽闻中石先生辞世,顿时百感交集,与先生近四十年的交往一起涌现眼前,真是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 记得中石先生说过,书法是载道的工具。“把书法看成一种文化,把中国文化熔铸在‘书’里面,作为‘书’的基础,从字开始,一直到文、到诗都囊括其中。”其实在我看来,在先生为人、为学、为艺的大道中,书法只是其中一项技艺性的表现而已。

  先生赠我的《中华美德古训》书册,开篇即是先生所书“崇德力行”四字(图1)。先生晚年书写最多的也是“德”字。我理解先生的意思是:做人做事、作书、做学问,都要“德”字当先。

 

图1 欧阳中石书法“崇德力行”

 

  “崇德力行”也正是先生一生的自我写照。先生思想深邃,学识渊博,生活简朴,仁者爱人(图2),恋家乡,爱祖国,一生致力于自我修养、教书育人。

  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(图3),先生如是。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者、践行者和引领者。

 

图2 欧阳中石书法“仁者爱人”

 

 

图3 欧阳中石书法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

 

  在我和先生交往的三十多年中,每次见面都令我受益匪浅(图4)。先生做人清醒、行事低调。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我们要找到自己的位置,守规矩,知进退,要用心,用功,不要自己欺骗自己。”即便当他获奖无数、荣誉等身,已被公认为中国现代书法教学的开拓者之时,他依然十分冷静。他说:“我写得不好,我只是一个教书匠。”还说:“我觉得我的字写得不够好,有很多艺术家、书法家可以把书法运用得很有生机,这是他们了不起的一面。”先生虚怀若谷如此,思想境界已非常人可比。

 

图4 欧阳中石与张忠义合影

 

  先生的尊师重友,我更有切身体会。每当聊到先生所取得的成就时,他总是要将一切归功于他的老师们——学书法的武岩法师、学逻辑的金岳霖先生、学哲学的贺麟先生、学诗词的张伯驹先生、学戏曲的奚啸伯先生等等,甚至包括他的小学、中学老师,每每谈及,感恩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 对朋友,他则坚持主张“友直友谅友多闻”(图5)。先生于我,是良师益友。有事无事,我都会常叨扰先生,先生也经常和我讨论一些他不熟悉的事情。即使在先生声名日隆,门外贴有学校印制的“禁止打扰”门条后,先生对我依然如故。

 

图5 欧阳中石书法“友直友谅友多闻,益矣”

 

  先生经常给人题字,特别是对一些文化单位、教育部门,几乎有求必应,现在经常可在这些地方见到先生墨迹。不论为谁题写,先生都很用心,绝不会草草应酬了事。我本人就有幸获赠先生不少书法作品。

  我曾在国家机关工作,1992年到地方任职,回京时看望先生,先生送我两幅书法作品,一幅行书,一幅行草,都是先生最擅长的书体。内容寓意深刻,对我的警示和教诲尽在其中。他以周恩来的名句“与有肝胆人共事,从无字句处读书”(图6),告诫我应怎样学习,怎样交友共事;以虞世南的“蝉”诗警示我“居高声自远”的哲理(图7)。

 

图6 欧阳中石书法“与有肝胆人共事,从无字句处读书”

 

图7 欧阳中石书虞世南《蝉》

 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”

 

2000年后,正值反腐倡廉、从严治党,先生赠我一幅荷花图(图8),并题“不染,固洁也”,阐示君子应如莲如荷,出于淤泥而不染。

 

图8 欧阳中石《荷花图》

 

2007年某日,先生来电话让我去他寓所。我赶到后才知,是他的一位朋友从海外带来几幅古代书画需要鉴定。我和先生说:您是书画大家,何必让我来看呢?先生却谦虚地说:“术业有专攻,我不是搞鉴定的,你正在学习研究书画鉴定,又搞收藏,肯定比我强多了!”看过书画之后,我谈了意见,先生连连点头称是。过几天我再去他寓所,他又拿出一张条幅送我,上书“慧鉴无遗”四字(图9),可谓先生的书法精品。我赶紧道谢,对先生“多师”、谦逊的品格感触至深。

 

图9 欧阳中石书法“慧鉴无遗”

 

  后来,在先生的推动下,首师大中国书画艺术鉴定研究中心成立,主要研究用现代科技方法对中国书画进行鉴定的问题。成立仪式那天,由首师大校长主持,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先生与欧阳中石先生共同揭牌。同时聘请了一些科学家和传统书画鉴定专家为学术委员,故宫几位老专家和我都在其中,这是对我的认可,更是对我的鼓励和期望。

  2011年,由三家文化单位共同筹办、由我担任主编的《中国收藏拍卖年鉴》出版发行,议定请当代名家题签。我找到先生时,他右眼视力正差,但却很认真题写,大家一见都说好。现在《年鉴》发行已近十年,我已不是主编,先生的题字仍一直用在扉页上。(图10)

 

图10 欧阳中石《中国收藏拍卖年鉴》题签

 

  2014年8月,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、中国收藏家协会和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要搞艺术品评选活动,组委会想请一位当代著名书家题词,我找到欧阳先生,他听后题写了“和谐”两字(图11),并说:“评选既要竞争,更要和谐,全社会都强调和谐,人类才能不断进步。”

 

图11 欧阳中石书法“和谐”

 

  更有趣的是,有一次我想让先生在《当代名家书宋词百首》扉页上题写苏东坡的“千里共婵娟”几个字留念,先生当场提笔一气呵成,然后把书递给我。我一看,竟是一篇长题(图12):“忠义嘱我写‘千里共婵娟’句,余极不同意,‘人长久’自然好,而‘共婵娟’亦可以,但‘千里’万万不好,何如相依为好。请君斟酌。至今我翻阅此处,仍会忍俊不禁。这大概就是老先生寓教于乐、调皮诙谐的可爱之处吧!”

 

图12欧阳中石《当代名家书宋词百首》题识

 

  我觉得,真正有意义的书法作品,不仅仅在于字形字体如何优美,如何出奇,更重要的是所书表达的意境、情怀,那些有针对性、有现实感、审时度势、直指人心的作品才是真正的上品。

  记得1994年12月,我率团去日本访问,当时启名夫妇正在日本留学。先生知道后,嘱我一定抽空去看望他们,了解近况。在日期间,我们整个团都受到启名夫妇的热情帮助。当时我一度以为,以欧阳中石在日本的影响和启名的刻苦努力,他们最后一定会留在日本。然而他们不但回了国,而且都在从事文化教育事业。启名现今已是首都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还是北京昆曲研习社社长,已是著名女学者。我曾多次听她讲课,看她表演昆曲,向她请教问题,深感其博古通今,家学渊源。

  中石先生曾前后三次中风,险象环生,亦留下后遗症,右眼几近失明,严重影响书画创作和日常生活,曾有朋友为其刻“右眇”印章。师母张茝京老师与先生同庚,他们相依相伴,负重前行,直至鲐背之寿。庚子年同一月内仅隔十一日,二人驾鹤西行,可谓“同年同月终”,令人惊叹!这也应是“崇德力行”之报。先生说过:“书法要传递正道、大道、真道”。他学习一生,奋斗一生,崇德力行,对文化艺术的理解自有一说,思维自成一脉,教学自成一格,书法自成一体,是当代逻辑界、书法界之翘楚。

  他曾有自作诗:“乌程禹后定欧阳,入楚长沙转四方。和伯建询修以下,子孙不敢愧炎黄”,考证了欧阳姓氏的发源发展,列举了历史上欧阳和伯、欧阳建、欧阳询、欧阳修等欧氏家族先贤,以激励子孙后代。欧阳中石无愧欧阳姓氏,无愧华夏祖国。

  我以结识先生为幸,更为失去先生而痛!今仅以此小文怀念感恩先生!崇德力行常在,中石先生千古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11月7日于病痛之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原文发表于《文物天地》2020年12期)